An Important Exhibition Louis XVI Style Gilt-Bronze Mounted Mahogany Regulator Longcase Clock
After The Model by Balthazar Lieutaud and Phillippe Caffieri
The Movement by Etienne Maxant
By François Linke
Linke Index No.768 (Late No. 1127)
Linke Title: The Apollo Regulateur
Paris, France
Circa 1900
Height: 266 cm

路易十六样式铜鎏金装饰桃花芯木落地钟
巴尔萨泽·利厄托和菲利普·卡菲瑞设计
埃蒂安·马克桑制作机芯
弗朗索瓦·林克制作
林克目录编号768(后期编号1127)
林克名称:阿波罗标准立钟
法国巴黎
约1900年
高266厘米

参考编号:C20003

这款极其重要的垂摆机械钟钟体为矩形,整点和半点及音乐报时功能。钟顶装饰着阿波罗和他的四马战车的铜鎏金雕塑,下方的八又四分之一寸白色珐琅表盘标有罗马数字和阿拉伯数字的时间刻度,表盘上刻有“F. Linke /A Paris”字样。机芯上刻有Etienne Maxant,4 Rue de Saintonge,Paris以及19901的编号。钟体侧面面板饰有立方体拼花花样,正面面板上部装饰有铜鎏金的花环饰件,通过玻璃门可见九条双层金属补偿摆。钟体底座颈部饰有叶状铜鎏金花卉纹饰,右侧边缘部分刻有F. Linke签印,底座装饰有浅浮雕丘比特的铜鎏金饰板。铜鎏金饰件背面均刻有F.L刻印。

这款落地钟是林克基于现收藏于纽约弗利克收藏馆的十八世纪最有声望的钟表师和家具师巴尔萨泽·利厄托(卒于1780年)和菲利普·卡菲瑞(卒于 1774年)的设计而制造。钟的计时机构由巴尔萨泽·利厄托于1767年设计,菲利普·卡菲瑞制作钟体及组装。林克以此为原型一共设计了三款落地钟,除本款以外另两款的顶部均装饰由雷昂·梅萨热(Leon Message)设计的铜鎏金战婴雕塑,不同的是底座部分的铜鎏金浅浮雕饰板。

本款以阿波罗作为钟顶装饰的落地钟曾于1905年在巴黎的家具沙龙中展出(见克里斯多夫·佩恩著《弗朗索瓦·林克:法国家具的华美年代》第187 页);第二款战婴版本的钟于1902年的巴黎家具行业博览会上展出(见克里斯多夫·佩恩著《弗朗索瓦·林克:法国家具的华美年代》第170页);第三款战婴顶饰与新古典风格基座浅浮雕钟虽没有被记录曾在任何一次展览中展出,但是在1903年拍摄的两张林克位于旺多姆广场展示厅照片中有突出地体现(见克里斯多夫·佩恩著《弗朗索瓦·林克:法国家具的华美年代》第160页)。

在十九世纪末期,一部分极具美誉的钟表在一些小型展览会上展出,比如一座十八世纪制造的凡尔赛宫乌木时钟曾在国立巴黎工艺技术学院博物馆于1882 年举办的中央装饰艺术联盟回顾展中展出;另一座现馆藏于弗利克收藏馆的时钟曾在1880年在希迈大酒店举办的路易十四至十五时期法国艺术展览展出中,并再 一次的在1900年度泊蒂宫博物馆馆藏回顾中展出。因此而感染激励了很多当时的家具制作者,他们借鉴经典的设计制作具有时代风格的钟表作品,但是由于在铸造铜鎏金饰品所需的巨大成本也使得只有极少一部分的钟表制品堪称真正意义上的上乘奢侈品。这其中就包括林克制作的此款落地钟,当然也包括他令人尊敬的同行阿尔弗莱德·伯德雷制作过的同一款式的落地钟。

此钟的机芯部分由十九世纪著名的制表师埃蒂安·马克桑提供。马克桑的工作室位于巴黎圣东尼路四号(4 Rue Saintonge),在1880年至1905年间,林克出品的落地钟几乎都是由他提供机芯。(见克里斯多夫·佩恩著《弗朗索瓦·林克:法国家具的华美年 代》第131页)

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毫无疑问的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巴黎高级木器细木工。在他的故乡波希米亚的庞克拉斯城 (Pankraz)里做完学徒后于1875年来到巴黎,并于1881年在圣安托万区路(Rue du Faubourg Saint-Antoine)170号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坊。他生产旧制度时期的不同风格的家具。1900年之前数年他便确立了最伟大的高级家具师的地位。 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标志着他的职业生涯达到顶峰,林克展出了一套卓越的家具,其中有一张高级书桌为他带来了金奖。沙尔·当布勒斯(Charles Dambreuse)评论道:“林克的展览是光辉的1900年家具艺术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世博会的巨大成功为林克带来了非常稳定的经济收入,他在旺多 姆广场(Place Vendôme)上一套巨大的房子里定居下来,同时也参加众多的国际性展览并开拓新市场,如1905年列日(Liège)展览和1908年伦敦展览,在 1904年的圣路易国际展览中他再次获得了金奖。1906年他得到了法国最高荣誉十字勋章。

同他尊敬的同行伯德雷(Beurdeley)或达松(Dasson)一样,林克创造了众多的从18世纪不同风格中汲取灵感的家具。在1900年博览 会上林克展示的作品标志着他从单纯的模仿路易十五世和路易十六世时代的风格,过渡到大胆开创新颖的并且富有生命力的设计道路上。于是他与雕刻家雷昂·梅萨 热(Léon Messagé)合作并开创了一种新的风格,他们参考路易十五的流动性,又注入了活泼流畅的“新艺术派”线条。梅萨热对于林克独特风格的形成有着不可磨灭 的贡献,梅萨热是一个天才雕塑家,但梅萨热最为人称道与熟知的作品仍是与林克所合作的作品。梅萨热为林克1900年展览所设计的家具,具有着寓意丰富的浮 雕,使人很容易联想到布歇与法尔科内的风格,这证明了林克能够将不同媒介的木雕和青铜制品天衣无缝地融合成动态统一的整体。

国家君主如埃及国王福阿德一世,亿万富翁如纽约的拉菲尔·德·拉马尔(Raphaël de Lamar),玻利维亚锡王西蒙·帕蒂诺(Simon Patino)和德沃托伯爵(Comte Devoto)等这些显赫人物都是林克高级订制家具的顾客。

现如今林克成为十九世纪高品质家具的代言人,同时他的个人才华以及创造性也一直在影响着世人,他精湛的技艺和他艺术性的风格变化令他在古典家具制造业的地位不可替代。

参考出版:

  • Payne, Christopher (2003), Francois Linke 1855-1946: The Belle Epoque of French Furniture, p. 131, pp. 160-161, pl. 171-172, p. 170, pl. 184, pp. 184-185, pl. 200-201, p. 187, pl. 203.
  • De Champeau Et al (1883), Les arts du bois, pub. Quantin, p. 100.
  • The Frick Collection (1992), Furniture in The Frick Collection: Italian and French Renaissance, French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Pt. I). Volume V. New York.
  • Meyer, Jonathan (2006),  Great Exhibitions, Antique Collectors club, Woodbridge, p. 298 – 300.
  • Denise Ledoux-Lebard, Les Ebenistes du XIX Siecle, pps 439-43.
  • F. J. B. Watson, Louis XVI Furniture, Academy Editions, 1973, plate 51.
  • P. Arizzoli-Clementael, Versailles Furniture of the Royal Palac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Vol. II, p. 38-39, for illustrations and discussions of the 18th century model by Balthazar Lieutaud and Philippe Caffieri.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