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uis XVI Style Gilt and Patinated Bronze, Ceramic Mounted Burl Amboyna Center Table
After the Model by Adam Weisweiler (1744-1820) and Pierre-Philippe Thomire (1751-1843)
By François Linke (1855-1946)
Linke Index No. 1390
Porcelain Vase by Samson et Cie (1845-1969)
Paris, France
Circa 1910
Height: 80 cm, Diameter: 100 cm

路易十六风格鎏金与着色青铜人物、瓷瓶装饰安波拉影木中央桌
亚当·威斯威勒和皮埃尔-菲利普·托米尔原型
佛朗索瓦·林克制作
林克目录编号1390
参松公司瓷瓶制作
法国巴黎
约1910年
高80厘米,直径100厘米

参考编号:C60110

路易十六/帝政风格,桃花心木主体,安波拉影木贴皮。四条铜鎏金桌腿上部装饰女神像,狮足脚。底板中央装饰Samson底款蓝色花瓶。此中央桌原型由路易十六时期家具大师亚当·威斯威勒(Adam Weisweiler, 1744-1820)和金工大师皮埃尔-菲利普·托米尔(Pierre-Philippe Thomire,1751-1843)制作,并于1810年交付枫丹白露宫(Palace of Fontainebleau)。1905年林克从米莱公司(Maison Millet,1853-1918)购买了此桌模型,并于1907年完成了首件制作,此后相继完成约8件左右。除林克以外米莱公司和保罗·索马尼(Paul Sormani,1817–1877)也对此有过仿制,杨森公司(Maison Jansen)以茨维内尔-杨森·苏赛索尔(Zwiener Jansen Successeur)的名义也有过仿制。

此样式中央桌也出现在美国著名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1856-1925)1884年的著名作品《高特鲁夫人》(Madame X,现藏于大都会博物)中,而正是这幅作品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当年,萨金特在沙龙展出一幅女子肖像,为了将这位与法国银行家结婚、美籍贵妇-维尔吉尼·葛托女士风情万种的魅力表露无遗,萨金特恣意描绘她无所顾忌的撩人姿态。他自认这幅肖像画是自己的杰作之一,后代评论家也支持他的见解,但法国保守派沙龙的成员却严厉抨击画作不雅并富有挑逗性。高特鲁夫人的母亲则因女儿成为笑柄,而请求将此画撤出展览,但遭到萨金特的拒绝。对一向听惯溢美之辞的萨金特来说,《高特鲁夫人》丑闻带给他莫大的打击,他相信英国会是最好的避风港,于是1884年迁往伦敦暂居。

来源:

  • The Collection of Evelyn Annenberg Hall (1912-2005), New York, NY
  • The Collection of Evelyn Annenberg Hall: From 640 Park Avenue, Christie’s, New York, May 17, 2006, lot 1758
  • The Collection Of Mr. And Mrs. Julius And Lynchen Wassil, Englewood, NJ
  • Private Collections, Sotheby’s, New York, April 18, 2015, lot 337
  • 伊芙琳-安尼伯格·霍尔旧藏(美国著名艺术品赞助人与收藏家,同时担任多家博物馆委员会的重要成员,曾多次向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与布鲁克林博物馆捐赠艺术品),美国纽约
  • 霍尔收藏专场纽约佳士得2006年5月17日,1758号拍品
  • 朱利叶斯与林肯·瓦西尔夫妇收藏,美国新泽西州恩格尔伍德
  • 纽约苏富比,2015年4月18日,337号拍品
出版著录:

  • Christopher Payne, François Linke 1855-1946 The Belle Epoque of French Furniture, Woodbridge, 2003; p. 208, pl. 228 for the watercolor
  • Christopher Payne, Paris Furniture: The Luxury Market of the 19th Century, Editions Monelle Hayor, Paris, 2018; p.217
  • J.P. Samoyault, Meubles entrés sous le Premier Empire, Paris, 2004; p. 248, fig. 176
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毫无疑问的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巴黎高级木器细木工。在他的故乡波希米亚的庞克拉斯城 (Pankraz)里做完学徒后于1875年来到巴黎,并于1881年在市郊圣安托万路(Rue du Faubourg Saint-Antoine)170号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坊。他生产旧制度时期的不同风格的家具。1900年之前数年他便确立了最伟大的高级家具师的地位。 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标志着他的职业生涯达到顶峰,林克展出了一套卓越的家具,其中有一张高级书桌为他带来了金奖。沙尔·当布勒斯(Charles Dambreuse)评论道:“林克的展览是光辉的1900年家具艺术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世博会的巨大成功为林克带来了非常稳定的经济收入,他在旺多 姆广场(Place Vendôme)上一套巨大的房子里定居下来,同时也参加众多的国际性展览并开拓新市场,如1905年列日(Liège)展览和1908年伦敦展览,在 1904年的圣路易国际展览中他再次获得了金奖。1906年他得到了法国最高荣誉十字勋章。

在1900年博览会上林克展示的作品标志着他从单纯的模仿路易十五世和路易十六世时代的风格,过渡到大胆开创新颖的并且富有生命力的设计道路上。于 是他与雕刻家雷昂·梅萨热(Léon Messagé)合作并开创了一种新的风格,他们参考路易十五的流动性,又注入了活泼流畅的“新艺术派”线条。梅萨热对于林克独特风格的形成有着不可磨灭 的贡献,梅萨热是一个天才雕塑家,但梅萨热最为人称道与熟知的作品仍是与林克所合作的作品。梅萨热为林克1900年展览所设计的家具,具有着寓意丰富的浮雕,使人很容易联想到布歇与法尔科内的风格,这证明了林克能够将不同媒介的木雕和青铜制品天衣无缝地融合成动态统一的整体。

国家君主如埃及国王福阿德一世,亿万富翁如纽约的拉菲尔·德·拉马尔(Raphaël de Lamar),玻利维亚锡王西蒙·帕蒂诺(Simon Patino)和德沃托伯爵(Comte Devoto)等这些显赫人物都是林克高级订制家具的顾客。 现如今林克成为十九世纪高品质家具的代言人,同时他的个人才华以及创造性也一直在影响着世人,他精湛的技艺和他艺术性的风格变化令他在古典家具制造业的地 位不可替代。

参松公司(Samson et Cie.)由埃德蒙·参松(Edmé Samson,1810-1891)在巴黎旺多姆街7号(7, rue Vendôme)建立,后搬迁至贝朗谢街(rue Béranger)。公司专门从事对博物馆与私人藏家珍稀瓷器的仿制。1864年,参松的儿子埃米尔·参松(Emile Samson,1837-1913)将工厂搬迁至蒙特勒伊(Montreuil, Seine-Saint-Denis)。至1969年公司结束经营,1979年佳士得为他们的收藏举办了专场销拍卖。

亚当·威斯威勒(Adam Weisweiler, 1744-1820)出生于德国莱茵河畔的新维德(Neuwied-am-Rhein),早年跟随德国著名家具师大卫·伦琴(David Roentgen)学艺,之后来到巴黎开始他的职业生涯。1777年他与芭比·康特(Barbe Conte)在巴黎结婚,并在巴黎市郊的圣安东尼街(Faubourg Saint-Antoine)开设了工作室,1778年3月26日他得到路易十六授予的家具大师称号。现在所知的他的所有作品都在这时间之后。威斯威勒长期与多米尼克·达盖尔领导的奢侈品经销商行会(Marchand-mercier)合作。他的铜鎏金装饰日本漆画家具一直被认为是最好的路易十六新古典作品。1784年他通达盖尔的行会出售给玛丽·安托瓦内特这只放置在圣云宫里举世闻名的漆画写字台。之后通过达盖尔又向英国摄政王(Prince Regent,后来的乔治四世)的官邸卡尔顿宫(Carlton House)提供了精致的家具。

威斯威勒还通过与金匠大师皮埃尔·古蒂埃和佛朗索瓦·雷蒙等人合作,设计制作极具古典主义的铜鎏金铸件来装饰家具。与他同时代的另一位大师让-亨利·里茨内尔(Jean Henri Riesener,1737-1806)不同的是在他的家具很少使用极其复杂的细木镶嵌装饰图案,一般都是连续的几何图形,大量使用日本漆画,塞夫勒瓷板(Sevres)和硬石嵌板(Pietra Dura)镶嵌,当时他制作的漆画家具无人能敌,至今也是不可逾越的高峰,至使一些十九世纪的家具大师,诸如亨利·达颂,米利特,保罗·索马尼以及弗朗索瓦·林克(Francois Linke,1855-1946)等人都有模仿过他的作品。 威斯威勒亦不同于旧政权时期其他的豪华的家具制造商,法国大革命后他主动对自己的家具式样进行变革。1810他与青铜雕塑家彼埃尔-菲利浦·汤米若(Pierre-Philippe Thomire,1751-1843)合作生产了一批经典的帝政风格家具提供给拿破仑的继女荷兰霍滕斯皇后(Queen Hortense)。他退休后,他的儿子让·威斯威勒(Jean Weisweiler)继续他的工作室至1844年结束。

皮埃尔-菲利普·托米尔(Pierre-Philippe Thomire,1751-1843)法国十八世纪最著名的雕塑家与金工大师。他所制作的新古典主义与帝政风格的青铜作品代表着最高标准,法国人称之为“fondeur-ciseleur”(既是开创者也是终结者)。1775年,托米尔前往金工大师皮皮埃尔·古蒂埃(Pierre Gouthiere, 1732-1813)的工作室里接受了训练。之后成立工作坊,并参与协助塞夫勒皇家瓷厂(The Sèvres Royal Manufacture)艺术总监让-克劳德-托马斯·杜普塞西斯(Jean-Claude-Thomas Duplessis,1730 – 1783)。在杜普塞西斯去世,托米尔接替了他的工作,并为塞夫勒瓷器提供底座和局部铜鎏金饰件。1784年,托米尔接到委托为皇家学院成员路易-西蒙·布瓦佐(Louis-Simon Boizot)的塞夫勒花瓶设计两侧的铜鎏金手柄,如今分别藏于卢浮宫(Louvre)与皮蒂宫(Palazzo Pitti)。1804年,托米尔加入奢侈品经销商行会(Marchand-mercier),参与设计家具及瓷器的青铜饰件。在其事业巅峰时期,托米尔雇佣了多达七百名工人。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托米尔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纸牌屋提供过铜鎏金灯具;1809年他成为拿破仑的御用雕刻师,并为拿破仑的宫殿提供了大量的装饰摆件及家具。即使在拿破仑倒台后,托米尔仍得到了大量皇室贵族的资助,如贝瑞公爵后来的国王查理十世(Charles X,King of France)。此外他先后在各大展览中获得大奖,1823年退休后,仍然以艺术家的身份在沙龙中展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