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guereau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19世纪学院派最重要人物。1825年11月30日,布格罗出生在法国西部沿海拉罗谢尔(La Rochelle)一个以经营酒和橄榄油的商人家庭,由于对于接手家里的生意兴趣缺失,他的叔叔天主教神父的尤金·布格罗(Eugène Bouguereau)于是开始教导他古典主义和圣经的题材,并且安排布格罗到波尔多艺术学校半工半读两年,除学习绘画外,他还研习解剖学,服装史和考古学。期间布格罗一副描绘圣罗西的作品获得了学校的人物画像一等奖。为了挣取一些额外的收入,布格罗在业余时间为睡衣和果酱设计商标。1838年至1841年,布格罗跟随路易斯·塞齐(Louis Sage)学习,塞齐曾在学院派绘画大师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1780-1867)的画室中接受过训练。1844年布格罗再次获得人物画一等奖。

1846年,21岁的布格罗用卖出的33幅画像挣得的900法郎加上亲戚们的筹款资助,进入弗朗索瓦-爱德华·皮柯特(Francois-Edouard Picot)绘画工作室,学习学院派风格的绘画,两个月后布格罗作为100名学生中的第99名进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继续学习深造。1850年,学院举办以“历史和神话”为主题的绘画创作,布格罗以油画作品《芝诺比亚在阿拉克斯河边被牧羊人发现》(Zenobia Found by Shepherds on the Banks of the Araxe)获得罗马大奖,4000法郎的奖金加上拉罗谢尔市的600法郎补助使他得以入住罗马的美第奇别墅(法兰西学院的意大利所在地) 留学进修四年,这使他得到了更正规系统的绘画训练,在那里布格罗有机会接触并研究文艺复兴时代绘画大师的原始名作。同时布格罗也广泛游历了意大利的许多城市和农村,这段时期的经历奠基了他日后的风格与主题。1854年,布格罗回到法国巴黎,唯美的学院派传统画风使他的作品常年展出在巴黎艺术沙龙的显著位置,广受公众与批评家的欢迎,也被代理销受到美国与英国,并且获得许多奖项。加上布格罗的毕业作《殉道者的凯旋》(The Triumph of Galatea)在世界博览会上所引起的轰动又为他带来大量的定件。

拉斐尔(Raphael Sanzio,1483-1520)是布格罗最推崇的大师,布格罗也采取模拟、重现拉斐尔的绘画方式作为对他的最佳称赞和褒扬。在早年时一名评论家便说:“布格罗先生对于轮廓的拿捏有一种天分,他完全着迷于人体的韵律上,并且完美呈现了古代和16世纪画家们在这个题材上的画风,在这点上我们必须赞美布格罗先生的成就…拉斐尔就是从古代画家那里寻找了他的灵感…而没有人会指控拉斐尔的作品不是原创的。”为此布格罗也相当得意他的作品被与拉斐尔相提并论。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布格罗都已古典主义的方式来描绘结构、形状、以及题材。布格罗对于女性的描绘也在这时脱颖而出,透过他的画风,他可以将一个女人以最美丽的方式呈现在完成的作品上,同时却又保持了现实人物的长相。

1856年布格罗与玛丽-奈莉·玛爵伯恩结婚,两人后来生下五名小孩。到了1850年代末,布格罗已经与当时的艺术界买卖商有密切的关系,尤其是画商保罗·杜兰-雷尔(Paul Durand-Ruel,后来成了印象派的重要支持者之一),杜兰-雷尔帮他在沙龙上卖出了大量的绘画。巴黎沙龙每年都会吸引超过30万人参观,这对于当时画家的知名度宣传是极为重要的场合,随着布格罗在法国的声誉日隆,使他的名声在1860年开始传到英国,同时他利用增加的收入在巴黎的蒙帕那斯买下了一间房子和画室。1875年布格罗开始在巴黎的朱利安美术学院(Académie Julian)教授绘画。随着布格罗在法国美术学院的地位不断上升,1876年布格罗得到法国艺术家的最高荣誉,当选为法兰西艺术院院士,并获得荣誉爵位(Legion of Honour);此后他又成为比利时与西班牙政府所授予的的荣誉爵士,荷兰皇家美术学院的院士。 1887年布格罗的妻子因难产而亡,不久他年幼的小儿子也不辛夭折。1883年布格罗成为艺术沙龙的领导人,致力于提升新进美术家的福利。1885年布格罗获得荣誉军团勋章。1888年,布格罗成为巴黎国家高等美术学院教授,他的学生众多,包括法国画家埃米尔·莫尼尔 (Emile Munier,1840-1895),英国画家乔治·克劳森爵士 (Sir George Clausen RA,1852-1944) 美国画家因格尔-欧文·库斯 (Eanger Irving Couse,1866-1936)等。1896年,71岁的布格罗和他的学生,来自美国的肖像画家伊丽莎白-简·加德纳(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1837-1922)结婚,受到夫人的影响,布格罗极力帮助女性画家举办画展。尽管在画风上布格罗是标准的传统主义者,然而他在世时却利用他的影响力使许多法国的艺术机构开始开放给女性学生就读,包括巴黎国家高等美术学院在内。1905年春,布格罗在巴黎的家和画室先后遭到盗窃,使他心脏病加剧。这位终生追求艺术的完美与理想化境界的伟大画家于1905年8月19日因心脏病在故乡拉罗谢尔去世,享年80岁。布格罗是个十分多产的画家,在他一生中,布格罗总共画了822幅当下已知的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作品的下落不明,且作品题材范围极其广泛,从古典神话、宗教和世俗场面一直到人物肖像。布格罗对于艺术的热爱正如他自己在晚年所言:“每一天,我充满热情,怀着愉快的心情走进我的画室,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直至太阳落山,迫使我停下画笔,我急切盼望第二天的到来……,如果我不能和深爱的绘画事业在一起,我会非常痛苦”。

布格罗在世时被当时世界上的艺术界认为是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他一生中一直坚持以传统的方式来完成一幅画,包括了利用铅笔素描作为先前草稿,再利用油画作为第一步的初稿,他仔细的画风使得他的画都呈现了一种在视觉上让人满足、同时也精确描绘出人体形状的样子。布格罗在描绘皮肤、手臂、以及脚的部分尤其被尊崇。他的绘画经常以神话故事作为题材,同时还包括了基督教和异教在内,并且对女性的裸体有特别的重视。布格罗也常使用一些之前大师所描绘的宗教和情色题材,例如隐喻了失去童贞的《破裂的水罐》。在布格罗的画作里,女性的形象非常恬美,有妇女,仙女和农村姑娘等人物。其环境多为乡间丛林,宁逸静瑟。在他的画下,古代的神、宁芙、洗澡者、牧羊女、圣母等等都被以19世纪的现实主义画风重新诠释而在画上获得新生,呈现出高度理想化了的样貌,这也使当时有钱的艺术赞助者对他的画爱不释手。布格罗同时也接受许多人雇请帮忙以绘画装潢居家、公共场合、教堂等等,在过程中布格罗有时候会绘画自己的风格,其他时候则遵从顾客的要求。在早年布格罗不断接到这三方面的生意,也使他获得滚滚而来的收入和声誉。除此之外他也常将他装潢画的作品重画卖给其他顾客。布格罗也是当时最高档的肖像画家之一,许多他替顾客画的肖像画至今当还在私人收藏家手里。

布格罗的绘画,从早期较为严肃和忧郁的大型宗教历史场面,逐渐转向轻松明亮,人物较少,更具世俗性的内容,如母与子、牧羊女、农妇、浴女和小孩等,作于1851年的《兄弟之爱》(Fraternal Love )即是这一转变的开始,他并且不断地重复了那个母性主题。那些充满了浓厚的乡村风味和田园情调的画面中,在树林、田野或牧场的背景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单色的罩衣,带着花的或格子图案的方形披巾,赤着脚的农村姑娘,就“好像神话中的公主,由魔杖变为乡下人后成为他画面中的模特儿”。那些穿着意大利地方服饰,像公主和天使般的妇女和小孩的形体,虽然被美化和理想化了,但仍然还是显得十分真实和世俗化。也许就是这种把宗教内容世俗化,把农妇美化和理想化的处理手法,温馨妩媚,略带一丝淡淡哀愁的气氛和情调,精致细腻的画风和完美无瑕的技巧与当时观众的趣味十分一致,使他的画深受英国,尤其是许多美国的百万富翁拼命抢购,他们认为布格罗代表了当时法国最重要的画家。有时为了追求完美,布格罗不惜篡改现实,致使他的某些绘画作品以超出现实的美展现出来。布格罗作品以高度完整、技法全面和擅长表现多愁善感的题材为特征。在人物造型的处理上,为了追求高度的优美,理想化的境界,布格罗舍弃技法创新,维护官方正统的艺术,排斥其他艺术流派,比如在素描和油画上重视细节的绘画,他在人物的皮肤、手和双脚上有着细致而独特的绘画技艺。然而,就是这种过于完美,“机械”和“光滑”的画风,加上与当时时髦的现代艺术在趣味上的格格不入,不免使他成为激进的印象主义派画家、现代艺术家和评论家攻击嘲笑的对象。

1920年之后,布格罗和其他学院派的画风开始走向下坡,现代主义和抽象艺术开始崛起,布格罗的声誉急剧下降,这都是因为一些对他的风格持强烈反对态度的印象主义派支持者,他们使大众的审美观念发生改变。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布格罗的名字在百科全书中甚至未被提及,成了一个一度辉煌又一度被人们遗忘的画家。但是可幸的是,历史最终仍然还是对布格罗及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作出了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评价,从1970年代到1980年代开始,19世纪画风开始重新受到重视。1974年纽约文化中心(New York Cultural Center,也就是现在的纽约艺术设计美术馆)成功举办一场布格罗的作品展览。当时美国的艺术收藏家罗伯特·艾萨克森(Robert Isaacson)已经开始了一场要替19世纪画风恢复名誉的运动。在1984年马克·保季画廊展出了23福布格罗的油画和一幅素描,并在后来的1997年举办了一个早期的互联网展览。1984年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美术馆也对布格罗作品进行了一次大型巡回画展,这次展览从法国的小皇宫开始,经过沃兹沃思学会,最后到达蒙特利尔。2000年布格罗研究专家弗雷德·罗斯(Fred Ross)和志趣相投的艺术家及收藏家们在新泽西创立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研究布格罗等学院派作品,罗斯认为:“布格罗在美术界应享有最高的赞誉”。2005年加州保罗·盖帝博物馆(J.Paul Getty Museum)展出了三幅布格罗的握品,迅速成为了当时博物馆里最受欢迎的展览,吸引了数万名访客挤在大厅里要观赏展出。如今100多个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在世界各地陈列、公开展出着布格罗的绘画作品,布格罗的油画又以高昂的价格重新在拍卖行中成为收藏家们竞相争夺购买的对象,他的绘画作品的复制版本也在世界各地的海报商店和礼品店热销,在网络上也位居“最受欢迎的画家”榜首。他的那些充满了田园情调、美好的画面成为最受人们欢迎和喜爱的内容之一,再次成为一些艺术史学家研究的对象。2005年为纪念布格罗逝世100周年,布格罗委员会(Bouguereau Committee)经过25年的努力,在2003年至2004年出版了由达米安·巴托利(Damien Bartoli)编写的关于布格罗的生活和工作的详细目录。

相关作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