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 Girl at the Piano

Painted Porcelain Plaque

After Gabriel Cornelius Ritter von Max

KPM

Berlin, Germany

Circa 1880

Height: 25 cm, Width: 18 cm

琴边少女

彩绘瓷版

根据加布里埃尔-科尼利厄斯-里特·冯·马克斯原作

柏林皇家瓷厂

德国柏林

约1880年

画面高25厘米,宽18厘米

画框高37厘米,宽30厘米


参考编号:C10269

  • 作品简介
  • 艺术家简介
  • 制造商简介

作品根据加布里埃尔-科尼利厄斯-里特·冯·马克斯创作的同名油画绘制,描绘了一名正在祷告的练琴少女,上帝之手轻点在少女肩头,她十指相交,侧身抬头望向上方,目光中充满激动虔诚;琴角一隅隐现的白色百合象征着画中少女拥有着如圣母般神圣贞洁的处子之体。艺术家怀着诗人般的想象力,使用学院派的古典手法,通过朴素自然、温馨而富于感情的画面,传达出日常生活中虔诚的一面,在表象与其背后精神本质之间建立起象征性的联系,带给观者不同寻常的吸引力。瓷板背面有KMP权杖瓷板,配有同时期手工雕刻文艺复兴风格桃花心木浮雕画框。

加布里埃尔-科尼利厄斯-里特·冯·马克斯(Gabriel Cornelius Ritter von Max, 1840-1915)捷克裔德国肖像和历史画家、神学家,1840年8月23日生于捷克布拉格,1915年11月24日卒于德国慕尼黑。马克斯出身艺术世家,其父约瑟夫·马克斯(Josef Calanza Max, 1804-1855)与叔父伊曼纽尔·马斯克(Emanuel Max, 1810-1901)都是著名雕塑家,马克斯自幼跟随父亲接受了艺术基础教育。1855至1858年间,马克斯进入布拉格艺术学院师从爱德华-里特·冯·恩格特(Edouard Ritter von Engerth, 1818-1897)。与同时期的神秘主义哲学家杜普雷尔男爵(Carl Du Prel, 1839-1899)和阿尔伯特·冯·凯勒(Albert von Keller, 1844-1920)提倡的一样,在学习绘画的同时,马克斯深入的学习了人类学、心理学、神秘学、催眠术和亚洲哲学。在布拉格完成学业后,马克斯进入维也纳艺术学院继续深造,师从卡尔·冯·布拉斯(Karl von Blaas, 1815-1894)、克里斯蒂安·鲁本(Christian Ruben, 1805-1875)和卡尔·伍辛格(Carl Wurzinger, 1817-1883)等人;1863至1867年间,马克斯进入慕尼黑艺术学院,与汉斯·马卡特(Hans Makart, 1840-1884)和弗朗茨·德弗雷格(Franz Defregger, 1835-1921)等人一起师从卡尔-西奥多·冯·皮洛蒂(Karl Theodor von Piloty, 1826-1886)。


1867年,马克斯以油画作品《十字架上的殉道者》(Martyr at the Cross)获得了极高的赞誉,这幅作品通过主题在心灵上进行了渲染,将老师皮洛蒂的暗调色转变成了带有宗教神秘主义的象征。1869年,马克斯在慕尼黑成立了自己的画室,皮洛蒂式的暗调色逐渐转变为更柔和的色彩。1879至1883年间,马克斯受聘慕尼黑艺术学院,担任历史绘画教授;1900年,马克斯被授予骑士称号。


马克斯对人类学也进行深入的研究,曾收集了大量关于史前人类的科学藏品,如今这些藏品与书信现藏于德国莱斯-英格霍恩博物馆(Reiss Engelhorn Museen)。马克斯一生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并从老师皮洛蒂式绘画中脱颖而出,放弃了传统偏风俗和历史的画作,画作带有寓言和神秘色彩的语言,夹杂着象征主义与新艺术的元素。如今,他的作品被广泛收藏于各大公私机构之中,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乌克兰敖德萨东西方美术馆、华沙国家博物馆、西雅图弗莱艺术博物馆和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等。

柏林皇家瓷厂(Königliche Porzellan-Manufaktur Berlin, Established 1763)简称KPM。1751年,普鲁士国王菲特列大帝特许毛料制造商威格利成立柏林瓷工坊,不但为其提供场地,还特准其享有原料关税自由权,但最终因无法突破技术上的困境以及七年战争的影响,此双重原因迫使威格利于1757年无奈放弃。1761年,商人葛茲戈夫斯基接收威格利瓷器制造的机器以及人力,并四处招募受过严格训练的塑型师以及画师,并取得皇室许可将工坊更名为柏林皇家瓷厂,尽管作品在艺术上和技术上的水准相当高,仍旧在1763年因财政困难而停产。同年,菲特列大帝决定收购KPM瓷厂,并以国王之名,将勃兰登堡选帝侯爵徽纹上的“蓝色权杖”作为商标。从此,王权徽章图案即为品质无暇,外型完美的注册商标。


1740至1786年间,普鲁士艺术被尊称为“菲特列大帝時代的建筑及绘画”,尤以建筑艺术影响最大。因为他兴建了外观华丽的波茨坦皇宮;又以洛可可艺术建造无忧宫,表达他內心丰富的艺术感情。1765年,菲特列大帝首次委任KPM为波茨坦新皇宫订制“波茨坦宴会餐具组一号”,不但成为替众皇宫量身定制皇室餐具組的滥觞,更以超凡优雅的美感,造就独特的原创力。随后,他分別为波茨坦皇宫、布雷斯劳皇宫、柏林皇宫、无忧宫、夏绿蒂宫,向KPM订制了总计21组宴会餐具组及450件单独品,其中洛可可风格宴会餐具组如:浮雕装饰系列、古希腊罗马风格装饰系列、新风格装饰系列,均为塑型大师麦尔(Friedrich Elias Meyer)创作;麦尔的自然风格花卉,搭配彩色及金色装饰的手法,全部符合皇宫厅堂的色调及室內装潢。自菲特列大帝将KPM瓷器提升为皇家外交赠礼后,形成普鲁士王国的传统。KPM瓷器从此成为俄罗斯、法国、英国、西班牙、北荷兰、瑞典等各国宫廷收藏的珍宝。后来的普鲁士君王,均用KPM瓷器來点缀宫廷的装潢,或是用来炫耀。


菲特列‧威廉二世(1786-1797)执政期间,KPM开始定期参加学院展览,工坊艺术家因而得以参加艺术教育机构举办的課程,开创古典主义的艺术作品。菲特列‧威廉三世(1797-1840)统治期間,KPM瓷器达到艺术上另一高峰,特別是彩绘技术上的突破,例如瓷器表面搭配最精巧的金色装饰、模仿宝石或金属材质以及马赛克镶嵌細工等,带领观赏者透过奢华的感官世界,进入洛可可风格后的另一个新纪元。爱好艺术的菲特列‧威廉四世掌政期間,特別为钟爱的两座皇宫重新订制菲特列大帝曾经使用的皇家瓷器餐具组,让古典主义中失去光华的洛可可获得崭新的生命和评价。


18世纪,KPM设计严守古典主义样式风貌,后半叶则展现自身独特的原创力,并融合菲特列大帝时代所影响的建筑风格,及建筑相关的装饰艺术。19世纪,KPM的作品除形塑各种样式及装饰花纹外,还特別包括金雕、花卉彩绘及城市景物等,因而跃上欧洲瓷器制造的顶峰。至19世纪晚期,KPM创作偏向于历史主义的富丽彩饰,唤醒人重新认识精美的彩绘、具前瞻性的釉料使用技术,以及在花卉与风景绘画上,以营造温和气氛的画风。


20世纪,KPM开创划时代的艺术趋势。1919年,因历史的渊源更名为国立瓷工坊,正式成为国营企业。但在瓷偶、器皿设计、餐具塑型、彩绘创作等作品的表現,依旧持续亮眼;无论重制传统及创新作品,都备受赞赏,例如纯样式的纯洁餐具组、巧妙融合创痛与创新的自然风格餐具组,使其在国际舞台上居于屹立不搖的地位。二次大战后三十年,KMP投注无数心血,将其过往已遗失历史资料、档案、范本、图书馆等珍贵资料,运至KPM瓷器博物馆。1981年,这些跨时空的珍貴文献和艺术品,呈現在世人的面前,也重振柏林身为文化及艺术之都的名声。1988年,再度更名为柏林皇家瓷厂。


250年来的延续发展,从制模,塑型到绘彩,KPM仍是当今世界上少数仍坚持全手工制作的工厂之一。并且,KPM也是世界上唯一所有产品可以以纯白色销售的瓷器手工工厂,同时它又可提供种类繁多的装饰图案,有些餐具的图案装饰可达19种之多,其尊贵之处还在于雕工精致的浮雕和手工精湛的花饰彩绘。KPM尤其专擅精细人物花鸟画瓷版,允执全球牛耳。